老陈李青压车窃窃私语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,老陈李青最新章节目录

主角是老陈李青,书名叫窃窃私语,老陈是一位货车司机,因儿子瘫痪在床,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他,还奋战在青藏线,见老陈上了年纪,儿媳李青担心公公出事,主动提出要随老陈跟车。


老陈李青阅读地址:点击进入


李青今年二十五岁,娘家在城里,从小养尊处优,一米六八的个子


至于儿子陈晨那儿,老陈根本就没想过!


从小到大,小陈都是一个没主见的人,就连跟李青谈对象,都是老陈拿的主意。


在李青七八岁的时候吧,因为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比较严重,李父生了个儿子,觉得李青这种女娃在家里纯粹就是浪费粮食,送她去读书花了钱以后还跟着别的男人跑了,根本不值,所以脑袋一热,听说城里人喜欢女娃,就骗李青送她去游乐园玩。


已经很渺茫,只好把目光转移到窗户外的徐娅身上,不知道她怎么也来穷游。


叔,我也是结过婚的人了,没关系的,到时候我可以下车在外面等你们!


就在前阵子,结婚三年的徐娅突然发现郑强又跟一个女学生好上了。


徐娅心里难受,找不到一个诉说的地方,就从学校辞职,选择了穷游!


天马上就要黑了,留你一个人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,叔也不放心!


想到这,李青就主动和徐娅聊起来。


徐老师,现在学生不是还在上课吗?你怎么还有时间出来穷游啊?


一提到这事徐娅就觉得一身轻松,还有点


我已经辞职了,拿着最低的工资,每天写教案,应付上级检查,还有一个整天跟女学生泡在一起的混蛋老公。


我简直受够了,世界那么大,我想出去看看!


前面的老陈听了,又打听了一下徐娅的家庭情况。


得知徐娅跟老公不合,现在还没生孩子


很快就到吃晚饭的时候了,这荒山野岭的,要到最近一个吃饭的加油站点,还有几百公里。


天已经完全黑了,高原的天空繁星笼罩,老陈的心情特别好。


难得跑川藏线会遇到这么好的天气,老陈心想,简直就是天助我也,于是拿出餐具在荒地上开始做饭。


徐娅在长裙外面套了一件羽绒大衣就跟李青手牵手下去了


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,因为这一路,徐娅风吹日晒确实吃了不少苦


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声:“徐娅,你他妈疯了!你等着……


自从跟徐娅结婚后,不知道为什么,郑强感觉自己越来越空虚。


徐娅的美貌和身材,还有教学能力,在学校里都是数一数二的,没有和徐娅结婚前,提起徐娅,郑强那叫一个自豪。


一个早先消散的变脸传闻,顷刻间浮现在詹燕燕的脑海里。想不到那么荒诞无稽的事情,竟然真正会发生在自己的眼前!


  詹燕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大惊失色地将相框扔在地上。那个心爱的相框哀怜地趴在地上,此刻已是遍体鳞伤不忍目睹。


  正如詹燕燕所怀疑猜测的那样,眼前的这个冒牌老公正是由范子良所扮演的。范子良少了点底气,偶尔不免担心自己穿帮。


  范子良听见楼上发出奇怪的声响,连忙起身朝二楼跑去。


  可是,任凭范子良怎么低声下气请求女人开门,却怎么不见动静。范子良在房门口滞留了一会,摇头兴叹地退下楼来。


  刚刚走到楼梯口,范子良听得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。他当即知道来了警察,抢在第二遍铃声前打开了房门。


  出现在房门口的是韩警官。范子良尴尬地没有言语,只朝二楼上面指了指。韩警官不知就里,跟随着他大步走上楼去。


  詹燕燕听出了是韩警官敲门,放开了卧室门。韩警官走进来后,詹燕燕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下就靠在了他的身旁。


  听罢詹燕燕的一番诉说,韩警官转过身来问站在房门口的范子良:在此之前的两个小时里,你都在哪里做什么?


  范子良笑笑摆摆双手说,警长,我在家里整理东西呀,我们从北城区搬过来才1个月,由于事情太多,都没及时收拾好。



火币网火币非小号以太坊btc比特币价格今日行情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